<th id="xi4iy"><pre id="xi4iy"></pre></th>
<button id="xi4iy"><object id="xi4iy"><menuitem id="xi4iy"></menuitem></object></button>
<button id="xi4iy"><object id="xi4iy"></object></button>
<span id="xi4iy"></span>

  • <span id="xi4iy"></span>
  • <th id="xi4iy"></th><dd id="xi4iy"><pre id="xi4iy"></pre></dd><li id="xi4iy"></li>

    <span id="xi4iy"></span>
  • 棲雪的后記(1 / 2)

    別和我撒嬌 棲雪 1918 字 8天前

    晚上好。

    喏,小紓和阿肆的故事,我們就先陪伴他們走到這里啦,剩下的風景就讓他們自己去看吧

    看到有人提關于小惟一和粥粥的cp和故事,他們都還小,新書或許會提到,等他們長大嘛。至于哥哥,我更意向單開一本……

    啊。我的兩只蝸牛時速爪!

    新文目前想寫靳曜,大概就#驚!那個頹拽混球心里竟然藏了一個小公主?#這樣,救贖文。

    嗯,想挑戰下男主暗戀……

    準備好會vb說,簡介和開文日期啥的,哈哈終于可以淺淺擺爛了!

    然后呢,想講一講開文這幾個月的感慨和那段不好宣之于口的故事叭,自愿閱讀。

    「初次注意他是2013年。

    那時候才初一,在實驗樓去食堂的小路上,那天傍晚剛下課,我拉拉舍友的袖子,小聲問她。

    “他就是x呀?”

    舍友點頭,我好奇盯他背影,“長得也沒那么好看啊。”」

    矯情嗎,確實挺矯情。

    可是暗戀中的膽小鬼就是這樣的。

    關于我的那段暗戀。

    我一直覺得它處于一種微妙的狀態。

    我很久以前就不想了,但高考結束搬東西離開學校那天,路途中仍下意識去尋找他的身影,甚至隔著汽車窗,看見他離開的熟悉側臉。

    那一刻,撲面而來的,是強烈的不舍。

    我清晰的知道,我們以后都不會再見面了。

    后來到大學,大概是大二那年,和朋友聊天,突然就聊到了他。

    朋友說起,在學校里見到他和他女朋友了,聊了幾句之后,我忽然覺得很釋然。

    如今的我已經是大人了。

    高二那年他戀愛了,我曾以為高中的愛情很難長久,甚至抱僥幸,這不對,于是努力讓自己忘懷。

    這個過程真的好難好難。

    而畢業兩年再聽說,他們仍在一起,我竟然還有點想笑。

    那一刻,是真的發自內心祝福他們。

    至于為什么,依然會思考‘喜不喜歡’這個無聊的問題。

    我想大概是因為,提起“暗戀”這個字眼,我想到的第一順位永遠是他了,提起喜歡,腦海里也是他。

    那幾年實在是太久,太難了。

    每天都忍不住想他,每個時間都在想怎么偶遇。期間做過幾個有他的夢,夢醒之后是滿滿的悵然。

    曾經喜歡他最瘋魔的時候,是哪怕憑空產生“有天也許就不喜歡他了”這個想法,都會讓我感到恐慌。

    他不是多完美的人,對那時的我來說卻好極了。

    我很早就想的明白,我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歡他,當知道并確定他戀愛的那一刻開始,也不可以、不能再繼續喜歡了。

    否則便只是徒增傷苦。

    如今長大,那段漫長的暗戀就像風一樣,隨之散去。

    執念嘛。

    我念念不忘的,大概只是那段單純熱烈的青春,和青春里真誠喜歡過他那么久的我自己。

    可能很難體會,我徹底喜歡上他的那個點很奇怪。

    那是有一次放假值完日從學校出來,天色有點晚,在公交站等的特別久也沒有車來,好不容易等到一輛,結果人特別多。

    他和我舍友很急忙的跑過去,然后我舍友擠了上去,他沖我和另一個姑娘招手,說你們快點啊。

    我倆沒有趕上去,所以他就下來了。

    但第二輛車遲遲等不來,天都黑了,我們學校不讓帶手機,那時候我們就都沒有,他突然說,要不打車吧。

    我們三個就打了車。

    他比我和同學下車要早,因為是打表出租,沒法一下子算所有錢,他走之前給了多少我忘記了,反正比他下車時打的表要多。

    他付完錢笑著回頭,對司機師傅說了一句,“您不用找了,這些就算我給的,如果不夠的話再讓她們補。”

    然后他就下車了。

    我到現在仍然想不通為什么,就是這個點,讓我突然淪陷的厲害。感情就是這么奇怪。

    而今也沒有必要再想了。

    最最遺憾的是,哪怕到了今天,不止六年,13歲到如今的21歲,我還是沒有勇氣告訴他,喜歡過他那么久/笑

    小紓和阿肆有故事,但我和他沒有。

    我有時候會想,人生應該是有無數條if線的。在我的主線世界里,于他,我是一個比路人還要路人的存在。

    那么,if世界呢?

    那個“我”會不會比我勇敢一點呢?

    或許一樣,或許不一樣。

    我很早就想寫這樣一本暗戀文,想寫一個沒那么自信的姑娘,和一個至死都恣意耀眼的少年,她那么喜歡他,努力追隨他。

    可她不知道,她一直在他眼里。

    他也不知道,他的小姑娘孤單的喜歡了他那么那么久。

    當他們終于在一起,這一切都在彼此間揭開,就是引山洪的時候,她和他這輩子都將綁在一起,至死相愛。

    要雙向奔赴,她愛他,他更愛她。

    我總礙于筆力不夠,擔心寫不出自己想要的,所以遲遲沒有下筆。開這本文時,更是斟酌了許久,因為它對我的意義實在是太不一般了。

    可我想了想,青春啊,不就是青澀半就、成熟不夠嗎,所以我還是選擇動了筆。

    于是有了小紓和阿肆。

    “肆”是希望他恣意張狂,活的瀟灑自在。

    至于其他,我私心的融進了我曾無比奢望的東西。

    《撒嬌》這個故事誕生之初,就是想寫一寫暗戀的心酸,和得償所愿的不留遺憾,要所有都圓滿。

    小紓比我幸運好多,阿肆也比他溫柔優秀無數。

    其實創作過程中很擔心,寫不出自己想要的雙向奔赴,偏頗誰。在我看來,愛情是要彼此努力經營的。

    小紓自卑、膽怯,卻一直在努力把自己能給的,全都給阿肆。

    而阿肆呢,更是盡全力愛小紓,給她偏愛和保護,教她自信、成長,悄無聲息彌補她的遺憾。

    很多次回想,我仍然會被他們感動。

    這大概就是我理想中的愛情。

    第一章作話我曾說過,請不要ky。有兩個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