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xi4iy"><pre id="xi4iy"></pre></th>
<button id="xi4iy"><object id="xi4iy"><menuitem id="xi4iy"></menuitem></object></button>
<button id="xi4iy"><object id="xi4iy"></object></button>
<span id="xi4iy"></span>

  • <span id="xi4iy"></span>
  • <th id="xi4iy"></th><dd id="xi4iy"><pre id="xi4iy"></pre></dd><li id="xi4iy"></li>

    <span id="xi4iy"></span>
  • 大結局 我們帶你回家(1 / 2)

    張奕塵和解雨臣他們相見的第一面是在昏暗的地宮,

    藏著地下世界中巍峨又莊重的宮墻內,金燦燦的大殿中一少女背對著大門坐在白玉石地面,

    滿頭墨發長長鋪灑在身后,少女的衣袖半卷,正翻動著一本竹簡,

    這昆侖山上會說話的就只有她和巖兩個人,可惜巖還是個悶葫蘆,兩個人一個月說的話十根手指頭都能數過來,

    如今她聽見陌生的腳步聲踏進這大殿,只是木然轉過身來,

    手中的書簡不慎掉落在地面,少女有些蒼白的臉上綻放開笑容,

    藏在陰暗處的花兒看見了陽光的希望,

    張奕塵緩緩站起身,纖瘦的身體藏在有些寬大的衣衫中,腳趾頭踩在玉石磚上就像是不小心掉落凡間的精靈,

    她的目光在來者身上流轉,沒有血色的唇角輕扯,“好久不見…”

    有些嘶啞的聲音在這般安靜的大殿中格外清晰,

    在張啟靈看來,上次聽著小姑娘講話的記憶似乎已經是上輩子的事情,

    青年人炙熱的眼神藏在兜帽下,大步向前踏去時帶著從未有過的慌亂和急促,就像是看見了失而復得的寶貝般將張奕塵緊緊擁進懷中,

    被抱了滿懷的小姑娘將頭埋進哥的懷中,清冷的味道將她包圍,耳邊是張啟靈低沉的聲音,

    “好久不見,”

    這是無邪和王胖子第一次見到這樣不冷靜的小哥,

    這也是無邪第一次真正見到這位翻手間大廈將傾的塵爺,

    她站在這孤零零的地下宮殿中就像是找不到家的孩子…

    黑瞎子像是沒骨頭一樣倚靠在解雨臣身上,嘖嘖兩聲,“看看,多感人啊…”

    就是這語氣中多少帶著點酸氣

    解雨臣嫌棄的斜了前者一眼,從懷中拿出了什么走向殿中間的塵爺,

    “我們來帶你回家。”

    他將那串佛珠重新送到塵爺的手中,昏暗殿中重疊在一起的身影和當年那個捧著自己好不容易做出來的佛珠來求夸獎的小蘿卜頭重合,

    張奕塵看向那雙眼睛,

    少年當家的解雨臣眼眸深沉,還藏著青年當家人高高在上的倨傲矜貴,

    可是她就是從這樣一雙眼睛中看見了當年那個哭唧唧的孩子,

    她也知道,少年郎在告訴自己,他沒有怨恨…

    張奕塵:“好。”

    她同巖告了別,又廢了好大力氣哄好了難得耍小脾氣的蛟龍,帶著巖收拾出來為數不多的行李離開了這不見天日的地下世界,

    她沒有邀巖同行,

    因為張奕塵知道,這里有他割舍不斷的回憶,也有他要守護的一切。

    白狼只是在雪山之巔與主人遙遙相望,

    在這雪山上,它找到了想要守護的族群,

    從前只喜歡玩鬧撒歡的白狼如今也擔上了王的責任。

    回程的路并沒有很難走,不過是要從昆侖繞道到青海,然后再搭乘交通工具回到北平,

    他們現在還沒有走出雪山的范圍,張啟靈在附近守夜,黑瞎子說什么去抓雪山特色的兔子,

    營地就只留下小姑娘和解雨臣他們三個,

    “給…”

    張奕塵坐在背包上,看著伸過來的手還有手心熟悉的糖紙,有些愣神的眨眨眼睛,

    少女好半晌才結果那顆糖,纖瘦的手掌緊緊攥著,一雙眸子好奇的望向一邊坐著有些拘謹的無小邪,

    汪家的事情結束之后,對于九門九家的監視她也撤了大半,無邪和他身邊所有人她都沒有在特意監視,所以并不知道之后發生了什么,

    “你不怪我?”

    少女的眼睛亮晶晶,帶著濃濃疑惑,

    或許是很久沒有和人接觸,看上去有些呆愣愣的可愛,

    “之前是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