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xi4iy"><pre id="xi4iy"></pre></th>
<button id="xi4iy"><object id="xi4iy"><menuitem id="xi4iy"></menuitem></object></button>
<button id="xi4iy"><object id="xi4iy"></object></button>
<span id="xi4iy"></span>

  • <span id="xi4iy"></span>
  • <th id="xi4iy"></th><dd id="xi4iy"><pre id="xi4iy"></pre></dd><li id="xi4iy"></li>

    <span id="xi4iy"></span>
  • 番外 番外3今生圓滿(1 / 2)

    蛇婚 小火炎 3390 字 8天前

    陸家村!

    終于滿月了,我忍不住長呼口氣,不,應該說終于在屋里坐月子足足坐了42天。

    我其實真的感覺自己生了三胞胎對身體一點影響都沒有,完全可以蹦蹦跳跳的。

    而且別人生了之后必定會肚皮松弛,有的甚至肚子還是大的。

    但我生了后,身材完全恢復了,甚至可以說比沒生之前反而更加凹凸有致。

    胸大了,腰細了,臀翹了,簡直不要太好。

    我本來想著母乳喂養的,聽說母乳比較有營養,而且嬰兒喝了母乳也會抵抗力強一些。

    但,應淵離這個大醋桶,占有欲強的令人發指,他竟然不肯我母乳喂養。

    三個娃兒在我身邊嗷嗷待哺,我還沒掀開衣襟,就被應淵離把三個娃兒扔出去丟給白逸風他們了。

    美其名曰說是不想讓我喂母乳辛苦,但誰不知道這家伙就是不想讓孩子吃奶。

    我幾乎都可以想象到以后他會跟孩子爭寵的畫面,簡直是不忍目睹。

    不知不覺,已經暖春了,沒有了陰氣的陸家村,簡直不要太溫暖。

    因為坐月子,師父那邊知道我生了娃之后本來是要第一時間過來看我的。

    不過我想著老人家年紀大了,而我又還在坐月子不方便招呼他們。所以就沒有讓他們過來了。

    我跟師父他們說等我出了月子天氣暖和一點就帶著三個娃去看他們。

    雖然說我坐月子被伺候的無微不至的,應淵離幾乎寸步不離的在我身邊照顧我,但待久了也很想出去外面走走看看。

    所以一出月子,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青云道觀了。

    幸虧我們家娃不是普通的嬰兒,不用擔心它們太嬌弱,他們有了我那天帝老爹跟菩薩師父的法力加持,再加上他們本身就是神子神女,抗造的很,所以帶出門也完全沒問題的。

    不過應淵離不舍得我舟車勞頓的,答應我晚上把我送到青云道觀去。

    師父大師兄他們知道我要過去道觀,高興的不得了。

    甚至當天宣布道觀閉門謝客,不接任何香客,就為了能夠讓我有個安靜點的環境大伙兒好好敘舊。

    三個娃雖然才一個多月,但卻十分乖巧,不哭不鬧的,餓了咳了就咿呀一聲。

    我家人簡直稀罕死了我三個崽,而白逸風肖林軒他們幾個也是對三個崽稀罕的不得了,于是就老是會出現一堆人圍著三個崽轉的畫面。

    至于我跟阿淵,就樂得清閑。

    我爸媽本來想著跟我們一起去道觀照顧三個崽的,不過想著家里還有老人要照顧,就讓他們留在家里。

    肖大哥他們現在還是鬼魂,并不能進去青云道觀,所以跟著我們一起去的,就白逸風了。

    而白逸風對此簡直不要太高興,他一個意氣風發的年輕人,現在已經儼然成了一個最合格的奶爸,哦,不能這么稱呼,不然阿淵這大醋桶知道了會酸死,應該說,奶舅?

    當晚,我跟應淵離飄在前頭,而白逸風拎著搖籃,上面睡著三個小崽崽,朝青云道觀的方向飛去。

    我的手腕上,還是纏繞著花花。

    我記憶回來后,我也想起來花花的身世了。

    花花是我之前去人間歷練時,救下來的一條小蛇,而后來我把它放生到了昆侖山。

    后來巧合之下它在昆侖山受了傷又被應淵離給救了,后面就一直跟在阿淵身邊,知道我把阿淵救出來,它認出我來,也就甘愿待在我身邊保護我。

    而它之所以能召喚群蛇,一是因為它身上有我跟阿淵的靈氣,這種靈氣會讓凡間的群蛇甘愿被它號召。

    它一條千年的蛇之所以到現在都沒有修煉成精,主要也是因為它之前也是跟應淵離一起沉睡狀態。

    花花是一條有靈性的蛇,假以時日,它定能修煉成精,乃至化蛟成龍。

    所以我決定把它送回昆侖山去,讓它待在那邊好好修煉。

    起碼昆侖山那邊靈氣略微充裕,對于動物來說,是凡間比較稀少的修煉之地了。

    去道觀之前,我率先用瞬移術把花花送到了昆侖山。

    來到了不周山邊,看著在我手腕上昂頭依依不舍的看著我的小花蛇。

    “花花,在這里好好修煉,我等你修煉成人形的時候來找我。”我輕柔的拍了拍花花的小腦袋,朝它柔聲說道。

    花花乖巧的點了點頭,隨后用它的蛇腦袋親昵的蹭了蹭我的手腕。

    “乖,去吧,好好修煉。”我朝花花說道。

    不管是百年還是千年,我們的聯系,都不會割斷,畢竟我現在雖然是凡胎肉體,但我恢復了前世的記憶,等這一世我自然老去了,我就恢復成我四方之靈的朱雀身份,保護這天下,花花要想找到我,也是很容易的。

    我蹲下身,把花花放在了地上。

    花花一步三回頭的,終于依依不舍的離去了。

    這對于花花來說,在這里修煉是最好的選擇了,留在我身邊,對它的修煉并無益處。

    送走了花花,我又用瞬移術直接來到了青云道觀。

    一到青云道觀,我不禁被眼前的畫面給逗笑了。

    只見三個崽崽坐在睡床上,而崽崽們的周圍像眾星拱月一般,站滿了人。

    師父,師兄師姐,還有秦朗他們幾個大小伙。

    而睡床上,幾乎堆滿了一個個精美的禮品盒子,還有的都堆到地上來了。

    而這些禮物自然都是師父他們給送給崽崽們的。

    三個粉妝玉琢的小崽崽,他們已經睡醒了,正睜著一雙烏溜溜圓滾滾的大眼睛看著師父他們,不哭不鬧的,分外討喜可愛,讓人忍不住就想抱在懷里。

    而應淵離跟白逸風,兩人都已經被擠在了人堆外頭。

    “哎,你們別靠太近了,別傷著寶寶。”白逸風在人群外頭扯著嗓子著急的喊道。

    但他又知道眼前的這些人都是我重視的人,所以他也不敢怎么樣,換做別人,估計早把人一個個給扔出去了。

    應淵離倒是老神在在的,我一出現時他就發現我了。

    “把花花送回去了?”應淵離拉起我的手,雙手暖著我略微冰涼的雙手。

    “嗯,送回去了。”我點了點頭。

    聽到我的聲音,站在人群最外頭的秦朗猛的轉身,看到我后驚喜的喊了一聲,“小師姑。”

    一聲小師姑,讓所有人都朝我看過來。

    師父從人群里走出來,走到我面前,滿臉慈愛的打量著我,“乖徒兒,看你氣色挺好,看來蛇仙大人把你照顧的極好。”

    “是啊,我感覺這坐月子簡直跟豬一樣似的,吃飽睡睡飽吃。”我笑著說道。

    “小師妹,三個娃娃取名字了么?叫啥名字,這三個娃都長得好像,怎么排行?”大師兄連忙朝我問道。

    我走到搖籃邊,三小只真的長得特別像,不知道長大后會不會就能分辨出來。

    不過還好我還是能分辨的出來的。

    “最大的是男娃,取名叫無畏,這兩個女娃娃我生的時候也沒留意誰先出生的,所以這兩姐妹就不分大小了,這個叫無憂,性子比較活潑,這個是無慮,性格就文靜很多。”我笑著說道。

    “應無畏,應無憂,應無慮,這名字極好。”師父他們聽罷,都連連點頭,名字配上應淵離的姓,確實還挺配的。

    我記憶回來后,閑下來時我也跟師父他們說過我的前世今生,他們也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對此他們也并沒有多詫異。

    其實就以師父的睿智來說,他早就知道我不是一般普通人,所以知道我是四靈之一,甚至是天帝之女,也覺得正常。

    師父把我拉到一邊坐下來,一臉嚴肅的朝我說道,“乖徒兒,師父得開始閉關修煉了,咱這道觀,就得你來繼承了。”

    “閉關修煉?那得多久呀?”我一愣,我原本是想著,等師父年紀大到確實沒有多余精力去打理道觀的時候再來繼承這觀主之位,所以真沒想到師父那么快就把這位置傳給我。

    “也不確定,師父打算到處走走,走到哪修煉到哪,為咱青云道觀盡心盡力了一輩子,師父也終于找到接班人可以放手了,可以出去過閑云野鶴一般的日子了。”師父滿臉驕傲又自豪的看著我,“我們道觀有你的帶領,必定能夠輝煌下去。”

    “這……”我有些猶豫,不禁看了眼大師兄,“我可能沒辦法一直待在道觀,不知道大師兄可不可以做代理觀主幫我主持道觀?”

    “只要你大師兄同意,師父自然沒有意見的。”師父笑著說道,他看向大師兄,眼里也是有著信任跟認可,“你大師兄的能力,為師信得過。”

    “大師兄,拜托你,幫我做這個代理觀主嘛?我還那么年輕……”我正想說我還那么年輕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但應淵離在一旁卻開了口,“只要柳道長同意做這代理觀主,替小奈兒分憂解勞,本尊送你這一瓶丹藥作為酬謝。”

    隨后他便從衣袖里掏出了白玉瓶子,遞給了大師兄,解釋道,“一顆丹藥可解百病,可以漲修為,里面有三十顆。”

    大師兄本來還要推辭一下的,看到這丹藥,頓時兩眼一亮,二話不說就把白玉瓶子給接過來死死抱住,猛點頭,“可以可以,小師妹讓我代理多久我就可以代理多久,我可以替小師妹代理一輩子。”

    “蛇仙大人,我的能力其實也不差的,其實我也可以輪流做這個代理觀主的,畢竟大師兄年紀也大了,我們道觀香火旺事兒還挺多的,我怕他太過操勞了。”二師兄羨慕的眼淚都要從嘴角流出來了,他眼饞那丹藥。

    “啊,我們也可以的。”五師兄也連忙舉手叫道。

    應淵離又從衣袖里掏出來一盒子,上面整整齊齊的擺著白玉瓶子。

    “人手一瓶,青云道觀就勞煩各位代替小奈兒管理了,她未來幾十年還有要事要忙,就只能當個掛名觀主了。”應淵離說道。

    還真的是人手一瓶,就連我那幾個大師侄都有。

    我忍不住笑著看了眼應淵離,這家伙是懂賄賂的。

    而應淵離朝我勾唇笑的意味深長。

    “對了,師父,你之前曾說過,我能夠幫道觀渡過一劫,解除劫難,這劫難,啥時候來呀?”我想起這事兒,連忙朝師父問道。

    “你已經替我們道觀解決了劫難了。”師父笑呵呵的說道,“從我卜卦的卦象可以看出,我們道觀未來都能順風順水的。”

    “解決了?啥時候解決的?”我一聽,愣住了。

    “鐘啟山就是我們道觀的劫難,因為他,我們道觀有毀滅之災,幸虧你解決了鐘啟山,才讓我們道觀平安渡劫。”師父解釋道。

    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我在道觀住了幾日,師父就要出門去云游修煉了,而我也回了陸家村。

    之前一直在外奔波,現在我倒是想安安靜靜留在陸家村,打算好好的帶娃,做一個全職寶媽,雖然,孩子粘我,但到我懷抱的機會少之又少。

    白天我爸媽他們霸占了三個崽,晚上就是肖林軒白逸風他們幾個給霸占了。

    今天,我把肖大哥他們給叫來集合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