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xi4iy"><pre id="xi4iy"></pre></th>
<button id="xi4iy"><object id="xi4iy"><menuitem id="xi4iy"></menuitem></object></button>
<button id="xi4iy"><object id="xi4iy"></object></button>
<span id="xi4iy"></span>

  • <span id="xi4iy"></span>
  • <th id="xi4iy"></th><dd id="xi4iy"><pre id="xi4iy"></pre></dd><li id="xi4iy"></li>

    <span id="xi4iy"></span>
  • 第0245章 想搞事的人不少(1 / 2)

    長寧宮中幾人氣悶又無措,而長極殿的活動一個接一個,節目也是個個精彩。

    這個年宴,是眾人從未見過的年宴。

    這個年宴上的節目,不再是以往那種千遍一律的東西。

    它新、它有趣、它能吸引人的精氣神。

    雖然宴會上有些小插曲,但一點也不影響過年氛圍。

    結束了,眾人都還不肯離去。

    “皇嫂,節目太少了,那個千手觀音太棒了!”

    這個年宴可是她們與皇嫂一起籌辦的,真的是太好了!

    十二公主小臉興奮得通紅。

    “我喜歡那《十面埋伏》的舞蹈,皇嫂你讓人教我跳好不好?”

    十五公主喜跳舞,到了如癡如醉的地步,圍上來嘰嘰喳喳的說著她的感受。

    寧云臻知道今夜的年宴會成功,畢竟這些新東西他們都沒見過。

    如眾星捧月,不少公主、郡主把寧云臻圍在中央,不停的說著、問著、笑著。

    這些都是沒出嫁的小姑娘,希望在皇后娘娘面前露個臉。

    才十二歲的十五一開口,寧宜臻便笑了:“十五妹喜歡,叫人過去教你好了。”

    十五公主早聽十二姐與十四姐說皇后嫂嫂有多好多好。

    但她是個渺小的存在,生母只是一個前貴妃的宮女,所以她不敢來接觸過這個高高在上的皇嫂。

    只是她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嫂嫂這么親和。

    謝太后早已退下,唯幾位嬪妃還沒離開,因皇后娘娘還在。

    見寧宜臻被人眾星捧月,劉貴嬪心里酸得不。

    她感覺不搞點事,心里不舒服。

    一有想法,嘴就開始動了。

    “高嬪姐姐,咱們的皇后娘娘實在是太耀眼了!”

    高娟兒出事,高大人只能繼續扶持大女兒了,年前賑災立了功,皇上賞了桂德宮不少東西。。

    今日,她又趾高氣揚的出來了。

    四妃,張貴妃常年病。

    徐賢妃被禁足三月,今日連年宴也沒機會參加。

    錢淑妃失蹤。

    貴、德、賢、淑四妃,一病、一禁足、一降份位、一失蹤。

    聰明的高蕓兒也已經知道了,被人當箭使,她可沒有這么蠢。

    “劉妹妹,本宮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皇后歸位時皇上說了:皇后德能配位,自然是有本事了!”

    “若無本事,這后宮能打理得如此順暢嗎?”

    劉貴嬪低調了一陣時間,她只等找到那‘小珍兒’,再來與皇后較量。

    可今日皇后如此風光,她心中的嫉妒已經壓不住了。

    只是她不知道高蕓兒已經沒有了斗志!

    ——沒用的東西,怪不得你會被降份位呢!

    ——哼!

    “高嬪姐姐,聽聞高大人年前立了大功,今晚皇上定會陪姐姐守歲吧?”

    皇上陪她守歲?

    高嬪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天真、向往愛情的女人了。

    她很清楚現在的自己在宮中,只不過是給皇帝站個樁子的女人罷了。

    后宮需要女人裝門面,高家也需要她站在這里告訴所有人:后宮中有高家一位。

    唉!

    高嬪閉了閉眼:等著!